芒果糯米糍。

温柔有趣有点丧

拜托了 四月就给我offer吧

迷之不太想睡觉
明天是忙碌的一天
接下来就是一直得忧心忡忡地等offer了
拜托Toronto or UBC
这里都快变成我的树洞了

啊……很担心offer的事了
我抗压能力真的很不咋地

凯我# 《您有一封信件未读》(8)

(8)不是秘密的秘密

       好字还没出口就被打断了。“王俊凯”是夏宁,“叶老师找你。你知道叶然在哪儿吗?老师也有事要和他说。”

     “我知道了。我去找他,等下和他一起过去”王俊凯站直身子,悄悄从后门绕了出去,关门时我看到他比口型说了一句“待会儿见。”不知怎的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给他比了一个OK,两只手的那种……

       与王俊凯“甚合朕心,赏!”的笑意不同,夏宁若有所思的眼神隐含的打量不知是错觉……

    “没想到你吸引男神的方式是犯蠢吗?”余渔45度角仰望天花板,“沉吟”着“你刚刚那pose简直就像一个螃蟹,现在的男神口味咋这独特呢……”

     “好笑,我靠得的是内涵。”

     “谢苏叶你刚刚是承认了么?!你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拱白菜居然不带我。”

     “拱你妹,我的重点是我有内涵。”【正经脸】

        王俊凯这个等级的白菜都成精了,不是我等新手村还没出的可以肖想的。

       突如其来的旨意截走了王俊凯和叶然,并且一直没放回来。叶然在间隙跑来说老Boss有正式上课后的事情要说,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吃饭的事只能搁浅了。军训期间班里选了班委,叶然是班长,夏宁是团支书,而王俊凯是学习委员。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回到家瘫着刷朋友圈,发现快七点了叶然发了一张图片是学校校门,这会儿才离校,默哀三秒钟……老BOSS也是能扯界的扛把子了,五点到七点,两个小时才说完。

      [Sorry,爽约了,看来你要过段时间才能见到他们了]

      [没事没事,老BOSS的锅 ^^]没想到王俊凯会特地发消息来说抱歉的我吓了一跳,蹭地坐起。

      [老BOSS真的是太能说了,要不是最后叶然肚子都饿到叫了,他估计还不停。]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呀,画面感] 想象一下叶然顶着个扑克脸,然后突然肚子咕咕咕的叫了起来,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对了,老BOSS说学委每天要填作业单,你帮我写一下呗,我知道你字好看。]

    [小凯同学啊,嫌麻烦就直说嘛,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坦诚。]

    [还是你懂,你就当是再帮我写一次字帖呗,我们可是革命战友]

    说起来王俊凯同学什么都好,唯独和大多数男生一样就是小时候字不太好看,那时候第一次拿到他信时,我差点因为这个原因放弃。

      初二的时候他暑假作业里要写字帖,这家伙其他作业刚放假就做的差不多了,唯独字帖犟着怎么也不愿碰,等到离开学还有两星期,实在看不下去的我就让他邮了过来,连着三天一直写,晚上也偷开着台灯写可算是写完了,那一次回信很短,因为是真的写不动字了。不过到了初三王俊凯的字不知道为什么逐渐越来越好看了,字也有长开了一说?

    [好,对啦,今天表演很棒的,(鼓掌)] 

    [……姑且可以,放你一马,后天见]

 

      刚刚开学学习上的事情就一层层压了下来,来到一中的第一次月考就在三星期后。班级的每个人都在努力,日常的插科打诨还在,但一中的学习氛围拉着我这条咸鱼都在认真地向前走走看。

       虽然离王俊凯坐的还算近,但并没有太多交流,除了每天早晨传来放学时传回的作业单,也只有在余渔和叶然日常斗嘴中穿插两句吐槽。生活大多时候都是平淡的,电视剧只是截取最有趣的,而过滤了那些淡如白水的绝大部分时光。

      帮王俊凯填单子这事儿还是被老BOSS知道了,毕竟字一看就不是他的。老BOSS是数学老师,不仅和叶然同姓,表情也是一样少。那天他居然带着笑意拿着作业单说:这是谢苏叶的字啊,挺好看的。

      我总觉得背后有些冷……后来我就被钦点到了黑板报组,王俊凯啊,我这是被老BOSS下旨写字帖了么——奉旨写字谢苏叶。

       听说这件事后余渔挤眉弄眼地说:“老BOSS这是默许啊,我估计他是个隐形字控。”

      “少来了,小心他出现在你背后,周末多布置两张卷子。”趴在桌子上,抱着周末作业的我想到今天放学后得出黑板报晚回家,,还得拖着个行李箱,心情无比沉痛。

   “放心我等你一起走啦,我余渔不是始乱终弃的人。”

    “不会用成语咱就别用了……好吗?”

      其实写写字还是挺快的,只是要等框架和图画都差不多了才能写。开学的黑板报任务下的急,夏宁知道了也留了下来帮忙。果然是个好妹子,之前的打量人家可能只是被我惊到了……毕竟……螃蟹……[扶额]

      余渔要等我,而叶然他妈妈要请余渔去吃饭,王俊凯等叶然,这么一圈循环下来,我们四个谁也没走,看余渔时不时往球场瞄的小眼神,我就把她推去看叶然和王俊凯打球了,球场那边传来的加油呐喊带着一股吸引人的朝气,要不是黑板报死缠着我不肯分手,我一定马不停蹄奔向球场的怀抱。

       美术组的任务完成已经17;15了,有几个家住的比我远多了,也不想她们干等着,夏宁说她家近,收尾她来就好,没想到到最后剩下的是我和夏宁。

 “苏叶,你来S城多久啦?”

“也没多久,一年多吧。没怎么好好逛过,其实也不熟。”

“和笔友见面的感觉是不是很奇妙?我听说的时候都觉得不可思议呢。”

    “吱——”无意识地一用力,手里的粉笔只剩下了半截,我低头从旁边重新拿起一支,“是啊,我也没想到这么巧。”夏宁突如其来的话让我心里一堵,就像有湿棉花卡着,我知道这件事没必要保密,只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也没想特地解释。

      有些事情你总是不想要那么多人分享,哪怕说不上是秘密。笔友的事我只和余渔说了,但这妮子不会随便说,我知道她。

    “顾惜那丫头也是,她和王俊凯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初中同桌的时候还说好高中分班考要考到一个班呢,也不知道怎么了王俊凯就被到我们班了。她在一班,平常找她都不方便了……”有一句没一句的絮叨里,我写完最后一个字,夏宁也收拾起了一旁的草稿。

 “顾惜?我们年级的一班的学霸女神啊。”

  “就她啦,上次军训主持就是她。”

       顾惜……那是我未曾在信里看到过的名字,可哪怕就是这样的只言片语也让那个在我心里停留很久的疑问被强硬地提到面前:这是不是就是三年里我未曾知晓的那些部分,没能力参与的过去。大段的空白;点滴的联系,书信的无力像是一个圈,他在圈里,我在圈外。

       怎么去寝室楼拿的行李箱,怎么和夏宁告的别,怎么走到的球场我都不记得,走神中的所有反应都是胡乱而下意识的。最后站在球场,耳边的呐喊声才把我拉了回来。是了,欢呼、掌声、瞩目这些东西从没远离过王俊凯。

       比起安静,有时候喧闹的地方更能安定人心。像是想把所有矫情和低落都发泄完,躲在人群后面的我靠着树,没有上前,放任自己盯着王俊凯神游天外,我知道他是路飞K,但他更是现在的王俊凯……

       突然的对视,大抵是今天的我脑子不太清,竟然没有立刻避开。王俊凯似乎是皱了皱眉,我第一次从桃花眼里感觉到了不同于笑意以外的情绪。隔得远看不太清,再加上傍晚光线下的一切本就自带着柔光。

     他走到一旁和叶然说着什么,大概是他们不继续了,人群开始散开。

     “阿苏啊!”余渔拉着行李箱跑了过来,“今天打球的学长有几个超帅的!当然王俊凯还是稍微再帅一点,我没拍照你不许打我啊,你下次……阿苏?你怎么了?”

    “我能有什么事…走吧,回家啦,我都饿傻了。”不等叶然和王俊凯走上来,我就拉着余渔往校门走,连余渔都瞒不过去的我面对王俊凯谁知道会怎么样,连原因都说不清楚的难过最没有办法了。

       可是我怎么就忘记了余渔是要去叶然家吃饭的,最终一起走去车站的还是我和王俊凯。今天逃避和他并排的我自然就落在后面一段,毕竟腿长这事是硬伤。没有说话,路上只有行李箱轮子在地上划过的声音。

      “行李箱我帮你拉吧,照你这速度,还没到家就饿晕了”王俊凯可能终于忍受不了我的龟速,转过身伸出手,“难过的事情好好吃饭后再说”

       噗……王俊凯你在说啥,这老妈子的口气……“我知道啦,我自己拉就好。”

      行李箱还是到了王俊凯手里,“知道就快点跟上,出汗T恤粘着难受”

    “处女座……”

      王俊凯啊,这三年来你的存在是我养成的习惯,习惯着信里那个有着自由而有趣灵魂的你。想过很多遍你的样子,现在那个轮廓有了标准答案,只是这一次不是我一个人的路飞K,而你是王俊凯。再靠近一点的结果,玫瑰还是刀剑,没有人会提前告诉答案。我能跳过大段空白下着一场赌局吗?

       半落山的太阳,长长的人行道,拉着行李箱向前的少年和他背后小跑着跟上的少女,也许青春总和秘密挂上钩,


凯我#《您有一封信件未读》(7)

(7)

大家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和王俊凯之间捕风捉影的一点点八卦气息,要不是因为主人公之一是新晋桃花眼男神(军训时被广大人民群众隆重赋予的王俊凯的新称号)压根就没什么探讨价值,不久大家就发现身边突然大肆秀起恩爱的一对对明显更加闪瞎人眼。
一个single dog的世纪疑问:为什么在我连人都没认全,友谊的小船上都才起航不久的时候,有人直接驶起了爱情的巨轮??
军训往往在过程中感觉时间漫长无比,但真到了结束的时刻却有种戛然而止的感觉。最后一天的结营仪式其实除开校领导发言、学生总结什么的,就是联欢会,各个连都会出节目。我们11连是全体合唱和王俊凯的吉他solo。
那天去舞蹈房,他是去排练的。后来因为有余渔这个自来熟在,气氛倒也没冷,余渔和谁都玩得开,却偏偏和叶然这个闷骚扑克脸不对头,一言不合就花式互怼,简直不死不休。
观战的我实在不想插进这俩的战局以免引火烧身。
“他俩是孽缘,余渔妈妈和叶然他妈是好朋友,据说从小到大没少在余渔面前夸叶然。”王俊凯说这话的时候笑嘻嘻的,一边摆弄着谱架。“听叶然说余渔对不幸考到和他同一个高中同一班级深恶痛绝,这个暑假悲伤到瘦了好多。”
Wow⋯⋯这渊源简直偶像剧标配啊。“⋯⋯你们这种别人家的孩子怎么会懂我们这种小人物的痛呢!要是以后余渔有一个‘人生赢家驱逐计划’,我第一个申请作参谋长。”讲真从小到大被念叨,按余渔的性子没把叶然打包炸掉已经是手下很留情了。
“驱逐计划?阿酥,你脑袋都是装了些什么啊。你作参谋长,这计划基本毁一半了。”王俊凯翻着谱子,看了我一眼摇摇头,装作很可惜的叹了口气,一双桃花眼又笑得弯起。
阿……
阿……
阿酥???虽然信里有时在损我前王俊凯也会这么喊预警一下,以保证我不会一怒之下踹翻友谊的小船和他同归于尽。但当面听到可是两码事,所以出现了一个差点被王俊凯惊到呆滞的我以至于忘记了反驳话的后半句。
“呃⋯⋯你这次打算表演哪首啊?”回过神的我生硬地转了个话题,调整表情装模作样问起了正事。
王俊凯随手把谱子抛了过来,转身去拿吉他“喏,你看吧。”。我连忙伸手接住,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小谢子,接旨。
喳——
是《安静》和《晴天》啊,毕竟王俊凯这个小公举死忠粉怎么肯放弃这么好的当众表白爱豆的机会呢?《安静》……以前在闲聊时我提过最喜欢周董的《安静》了,如果没记错王俊凯最喜欢《我不配》。那时候还想,K这家伙是不是受了什么打击,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个安慰方法,可现在,王俊凯啊你这样的人生赢家真的有过“我不配”的感想吗?
咦⋯⋯想想就不可思议。
“表演两首吗?”“老师选了《晴天》,《安静》说是气氛不行让换了。不过我想以后用就一起练下。”王俊凯走了过来,刚好挡住了我身前窗户的光,背光的脸庞有些模糊,桃花眼哪怕只是平淡望着的视线都带着丝丝灼人。
那一瞬间我突然有点想问他为什么会选《安静》,但很多事情介于问了可能尴尬又多余,不问心里又好奇的临界。
⋯⋯我还是没问。
表演不出意料的反响很好,拜倒在王俊凯吉他下的人估计又多了不少。不知怎的他在舞台上的画面在我眼前就像被蒙了一层纱,耀眼却模糊,只有一点很清晰:他的一举一动都让人生出一种感觉:他应该属于舞台。
晃神间我似乎看见了他在另一个更高更大的舞台上,有更多更多的人,更多更多的尖叫和更多更多的瞩目。
“阿苏!神游什么呢,刚刚王俊凯表演完你也没鼓掌⋯被帅傻到现在吗?”身旁的余渔推了推我。阿苏……囧……自从那天余渔听到了王俊凯的叫法,现在时不时就这么喊上一下。
“当然不是⋯⋯我——”肩膀被拍了一下,转过身是王俊凯。
节目结束后他似乎从后台悄悄绕了出来,“等下放学了一起出去吃点东西吗?王源和千玺会来,要见见他们吗?”我坐在过道旁第一个,由于场地不大,邻排间距有些小。王俊凯半蹲着,屈起的长腿看着着实有些委屈,一手随意地搭在我的椅背上。“正好庆祝一下小爷我表演圆满结束”他微顿了一下,“给你个机会补上欠的鼓掌。”
哪有这么讨鼓掌的⋯⋯来人呐,快看你们男神大人的真面目。
比起吃东西⋯⋯我怎么觉得我快要被周围的众同学吃掉,壮烈完成一块酥的酥生意义了。





凯我#《您有一封信件未读》(6)

(6)浪漫和老土

      虽然加了微信,但后面两天我和王俊凯并没有怎么联系过,唯一一次也不过是被他拉进了班群。倒是和班级里的一个女孩子混熟了一些,她叫余渔,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你的高中同学是你初中同学的小学同学。我们惊奇地发现:我们居然给同一个人点了赞,人和人开始接触一般只不过是需要一个这样的契机罢了,而且余渔的座位就在我的左边,所以我们很快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同桌。

      虽然会隔着一条走廊,但这能影响友谊桥梁的建立吗?不能!

      如果说:我的性格活泼度可以打50分,那么余渔大概就是82分,剩下的18分以666的形式给她。这两天来我的微信只有两个会话框的红点从未消失过,一个是班群,一个就是她。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相见恨晚99+.大概就是这样。

       入住前一晚,我爸妈从A城赶了过来,在老妈风卷残云地一番收拾后,就准备明天一早让我爸开车把我和行李快递给一中,然后他俩在乘晚上的飞机回去。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自己像被寄放在宠物店的小动物,不过人家只要吃和睡,而我还多了一样——学习。

       学习使我快乐。沉迷学习,日渐消瘦是我对高中生活的美好期望!大概……

       如果说这两天最大的惊喜是什么?那么就是原定去远郊一个训练基地进行一周的军训由于那里出了食物中毒的新闻而改换成了在学校里训练。大幅缩水啊,同志们!从小到大:‘军训可以磨练我们的意志,锤炼我们的体魄’这样的口号已经熟悉到可以张嘴就扯,但是我还是比较想做一条被空调宠爱的咸鱼。

       军训生活全天下一样的枯燥,所以大家总会自己找出一些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什么事情可以全民娱乐?什么事情可以让还陌生的同学间无障碍地畅快交流?

       什么事情古往今来是历久弥新,永恒的话题?

       ——八卦!!

       以往这个时候,我一定很乐意在午休的时候听听周围的小伙伴唠嗑然后放空自己发个呆,回过神来也许会附和上几句。但如果周围的人讨论的是自己,那可就是两码事情了。

     “小苏苏,你和王俊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余渔把脑袋搁在我的肩上,整个人仿佛没有力气一样靠着我。

     “热……”我耸了耸肩示意她乖乖去旁边躺,“我和他能有什么事情,才见面几天。”

    “那刚见面,他就送你回家啊。传闻王俊凯初中虽然不是不近女色的苦行僧,但追他的人那么多也没看他接受过。”余渔干脆整个人倒在了我身上继续絮絮叨,“小苏苏,你说这两天我和你东奔西走,亡命天涯,也是革命战友了。你不考虑解答一下你战友的小小疑问吗?”余渔躺在了我腿上,眨巴着一双本来就大的眼睛,但纯良的外表下我却看到了她背后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

        这两天一起训练还好,午休吃饭就成了大家聊天的好时机。为了能好好休息,不至于被来来往往的同学参观,我和余渔吃好饭总会逃到学校的舞蹈房里来。

     “你知道不?最近最完整的一个版本啊,我昨天吃饭时候听到的,说你们俩是网恋,微信认识的。那天有人听到你们说什么信啊什么的……”余渔撇了撇嘴以示不屑,继续她的科普大业,“微信?网恋?难不成你们还摇一摇啊……老不老土,什么年代了。”她蹭地一下坐起,认真地望着我“苏苏苏苏,真相只有一个,来吧。我准备好了!”

    “Ah……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小鱼鱼……”午后总是容易犯困的,说着说着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我长话短说,不是网恋,比他们说的还老土一百倍,他是我笔友。那天刚好我们第一次见面,他有事和我说就顺便帮了个忙。”

     “笔友?”听完,余渔又瘫了回去,“那大家给你们俩用微信真还进步了几百年呢。”

     “是啊……是……”我揉了揉眼睛,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哈欠。相对阴凉的舞蹈房里阳光没那么扎眼,也没那么闷热,脑袋不由得昏沉起来。

     “不过好浪漫啊……”

       啥?浪漫……刚还不老土呢?女孩子的心思真难懂啊…呜…困……

     “啊,我想起来了。苏叶,你有看过一段话吗‘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你和他这也太浪漫了吧。”

        这次换支撑不住的我顺势倒在余渔身上,“好像有听过,但你这也太能想了,我和他只不过……”微眯着眼睛,犯困的感觉就像脑袋里全是软绵绵的云朵。

        诶?有人?迷糊中我瞥到玻璃上模糊的反光。

     “嘎吱……”舞蹈房的门被推开,两个欣长的人影被投影在舞蹈房的地板上,进来的是叶然和王俊凯。

        叶然先看到了我和余渔,以及我们的花式纠缠瘫,“咦?有人在,嘿,我们是不是打扰你们俩双人约会了?论闷骚第一,非叶然莫属。一张扑克脸,脑袋里却不知道成天想着啥。

        不知道他们俩什么时候到的,有没有听到余渔那一串豪言壮语,同为八卦当事人,王俊凯同学这两天很坦然地接受着同学的注视,毕竟人家可能已经习惯了,怎么可能和我等升斗小民一朝备受关注就心有戚戚一样咧。

       本来担心见面别扭,这两天有意无意都有避开,但王俊凯同学你现在这一脸望着我和余渔若有所思是闹哪样啊…………远离叶然,珍爱节操。


这两天脑袋浑浑的。
现实世界事情很多很忙,但还是打算挤时间做完想做的事情。昨天晚上近两点才睡,昏昏沉沉一直在做梦,但依稀记得梦的内容似乎还挺有趣的。
希望今天效率再提高一点,像你们一样努力才行♡

凯我#《您有一封信件未读》(5)

(5)陌生和熟悉的你

     最后我和王俊凯的送经之路并没有一起走完。

     取经有九九八十一难,而我和他则各自被两则短信阻拦下。

     车站附近嘈杂得很,报道结束不少学生和家长都来这里乘车,私家车更是几乎承包这个路段。周围是热火朝天交谈着的人群:学生和学生、学生和家长、家长和家长,所有人似乎都沉浸在一种莫名的兴奋中。如果气氛这东西可以看见,那么它现在一定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腾腾的泡泡。

捧着书的手臂有些酸胀,这还只是一半的书。若是没有遇到王俊凯,我这手臂怕是废了,果然最近运气不错。身边的男孩子正向远处张望着,我和他站在站牌后的树荫下,没有说话,没有家长陪伴,树叶和站牌的阴影像是隔开了我们与周围的热闹。

   “你爸妈怎么也不来接你?”我轻声开口。

   “他们有工作,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用不着特地请假过来。”他依然侧身望着十字路口,“走吧,车来了。看你刚刚一直在发呆,等车还不看车。”

   “ 我那是在思考,神游是智者的象征——”一下子拥向车门的人流打断了接下来的话。说实在的,公交车真的是一种神奇的容器,你永远想不到它可以塞进多少人。不过有一点是好的,抱在手里的书似乎不用我托着了,反正连我自己站着都不用靠自己的力气。被人群推推搡搡到了后车门那里,才总算是结束了我作为沙丁鱼罐头里一份子的漂流。

      诶?对了,王俊凯呢?我刚打算转头,那极具辨识性的低音就在耳旁响起,
    “一路挤到你这里来,我感觉都要被白眼淹没了。”他微微皱眉,“公交车这么挤,看来以后周五放学我还是骑自行车吧。”

       周五放学……我的高中生活即将迎来一周只有一次放学…

       ………王俊凯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专注随口插刀三十年的王师傅,你好呀

      还没来得及多自哀自怨一会儿,我就听到了那熟悉的短信提示音。手里有书,口袋里有手机,那么要书还是要手机,这是一个问题。

   “放上来吧”好的,王俊凯是小天使,鉴定无误。

From母上大人:

      爷爷买菜回来正好会去车站接你,要是你到的早了的话就在车站等等。

   “我妈说等下爷爷来车站接我,小凯同学,你的任务减轻啦。”我笑着拍拍王俊凯的肩膀,然后拿回了书,压下了心底的一丝丝小失望。可我在失望点什么呢?

      他抿了抿嘴唇,挑起眉一脸嫌弃“小凯??小谢同学——”还是那个提示音,我看了看为了方便被我直接丢在书上的手机,恩……不是我的。

  “放上来吧”好的,我终于也要晋升为小天使中光荣的一员了。

   “不用”王俊凯把书的一边抵在栏杆上,一手托着书,一手在手机上敲打着什么。

      还可以这样?果然成为小天使是要看智商的,我还是好好地做一块酥吧。

    “正好送完你,我等下要和朋友出去。他俩今天也报道完”

      他俩?“王源和易烊千玺吗?”我猜测着,一样没有见过面,但信里出现这两个名字的频率可不小。

    “对,说不定你以后可以见到他们,看看是不是就像我在信里说的。”看得出他王俊凯心情不错,一双桃花眼微微弯着,”对了,你微信是什么?”

      我说着微信号望着身旁少年地铁的侧脸,睫毛长长得微翘起在眼下映出一片阴影,心里的感觉有些奇妙:笔友是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见面的存在。自由交流的条件不就是只相知不相识,可我们现在见了面还将继续在一个班级度过三年,那么我和他到底算熟悉还是陌生?

      我突然有些弄不清,眼前这个男孩子真的是那个我可以肆意吐槽和吐苦水的中二笔友吗?

     接下来的几站,我们没说话,我的脑袋在拥挤的车厢里愈加像浆糊了,耳边是一些同学的议论和王俊凯打字敲击屏幕的声音。

     下车时,爷爷已经等在车站,我和王俊凯把书放进爷爷的自行车篮子里。我道了谢说了再见,随爷爷往家里走走,而他继续在车站等车。

     走了几步我还是回了头,虽然那一刻的我并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想看什么。不是每一个举动都可以在做之前想明白原因的,很多时候也不需要我们想明白。     

     王俊凯背着包斜斜地靠着站牌,轻轻甩着手臂,落日最后的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好长。也许人真的能感觉到目光的存在,比如自我介绍时被盯着的我,再比如现在的王俊凯。他突然转过了头,不知道这一刻应该做什么才能不那么突兀,我只下意识地笑了笑挥挥手,用口型说了“谢谢你,路飞K”也不知道隔着这段距离的他能否看懂。

    他举起手,高高地挥了挥,我似乎看见了尖尖的小虎牙,似乎没有。

    接下来的三年请多多指教吧,熟悉和陌生的你。


凯我#《您有一封信件未读》(4)

4.起驾吧!叉烧包

 王俊凯转身朝叶然挥挥手“你先走吧。我找谢苏叶有点事,打球的事回去微信说。”

 叶然的扑克脸没什么表情地瞥了我一眼,但总觉得他脑袋里已经弹幕乱飞了。

“没想到……居然这么巧……这样太巧了吧……”我嘟囔着,望着手里的半叠书和身旁并排行走抱着另半叠书的某人,脑袋里浆糊一团,基本半死机。

“我收到你信看到学校和班级时候也很惊讶……”王俊凯说着,突然皱了皱眉头:“不过你为什么把书全带回去,可以扔学校桌肚的,这样拿来拿去多累。”

“恩……我有包书皮的习惯。”没由来地有些拘谨,明明在信里是已经插科打诨熟得一塌糊涂的人,在现实里交流却有些生疏和尴尬。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女孩子的习惯啊?”他睁大一双桃花眼“今天你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还想了很久,看着挺文艺的到底是不是你,不像啊…我还——”

“泥奏凯,小爷一直是文艺小清新,清流懂不懂,清流!”我下意识地反驳,瞪着对面笑弯了眼睛的王俊凯,心里的别扭和尴尬一下少了很多,恩……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不过对面这个怎么那么像叉烧包……好饿……

“中二少年不会说话就憋说了。我去车站乘640,把书给我吧。”我抬手示意他把书放上来,不能再对着叉烧包了,太饿了。

“我也乘这部。看信的地址你应该比我早下两站……大哥我今天就帮小弟你这个忙,送佛送到西。怎么样?”笑弯了的桃花眼少了些晃人的杀伤力。

 太阳已经临近下山,裹在乌突突的云彩中,好像一只刚剥好的金黄的橙子落入了尘堆中,男孩子的白T被余晖映成了橙色,我突然觉得这一幕美好得直戳心脏,要是能画下来就好了。

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一路上要是没话题多尴尬,冷场了谢苏叶你就准备撞墙吧!!现在你又不能画表情包给他!车站那么多人,返校第一天,你就准备成为同学的话题吗??这不是你的戏份和套路啊。

然而我说:好。叉烧包,起驾吧!